颱風“海鷗”來襲,香港高掛8號颱風警告;沒有了上班的顧慮,全城只用了3分鐘就將開放的實體店預購額度搶光。
早上8點,蘋果如期開放首日實體店預購,用戶需要在登陸後用香港手機號向蘋果官方發送短信,直至收到確認碼,再輸入個人證件信息,預定成功後,將在9月19日當天親身前往3家零售店取貨,每人限購2部。 8點03分,所有零售店顯示無貨供應。
“除了開賣首日的行貨,來自美國、日本、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的各國無鎖版水貨將會先後運到香港。目前每10個訂單中至少有5單來自內地。”旺角先達廣場資深手機店主劉志剛告訴記者,最缺貨的128G金色iPhone 6 plus首日回收價將在2萬港元左右,每部iPhone 6轉手的利潤率最少也有100%。
如此穩賺不賠的買賣,精明的港人自然不會錯過。繼9月12日啟動的網絡訂購導致港股成交量驟降三成後,16日開啟的實體店預購同樣供不應求。為了滿足香港的“大胃口”,蘋果決定從9月20日起每天早上8點開放實體店預購;內地果粉亦可登記身份證號參與搶購。
事實上,從iPhone 4開始,香港就已經是全亞洲蘋果手機行水貨的集散中心。一名專業從事跨境手機生意的買手介紹,從東京銀座到新加坡牛車水,無人不知香港先達廣場的名號。亞洲各地的水貨源源不斷地經由香港運抵北、上、廣、深等地。
未賣先炒
蘋果官方宣布,12日全球網絡訂購累計錄得400萬台新iPhone的銷量,創下歷史新高。雖無從得知香港市場的細分供應量,但可以肯定,此般供應肯定無法滿足炒家的胃口。
9月16日一早,一眾果粉還擔心蘋果會因為“8號風球”而延遲開放實體店預購,但蘋果卻雷打不動的如期開放。記者同時用手機、電腦和iPad準時在8點整打開了蘋果香港官網。出乎意料的是,與12日開放網購時的“網絡大塞車”不同,實體店預購的鏈接較為順暢,但馬上就出現了無法控制的“X因素”。
每名用戶在登陸蘋果賬號後,必須使用香港手機號向蘋果指定的號碼發送屏幕顯示的隨機字串,只有收到回複驗證碼的用戶才可以繼續輸入個人證件信息。由於短時間內太多短信同時發向同一個號碼,導致不少電訊商網絡癱瘓,不少用戶早在8點整髮出短信,但直至10-15分鐘後才收到驗證碼,而所有iPhone 6和iPhone 6 Plus早在8點03分就顯示全線無貨。
在驗證身份時,蘋果香港官網“破天荒”地加入了內地居民身份證和港澳通行證。從9月20日起,蘋果每天會在早上8點開放實體店預購。內地買家只需準備香港手機號,憑藉確認短信並攜帶登​​記的個人證件在成功預訂後第二天前往實體店取貨,逾期無效。 700萬人的市場瞬間擴容為13億。
“每天幾百部iPhone 6的供應對二級市場的價格影響極小。”劉志剛分析,在9月19日當天,回收價一定是“海鮮價”,會經歷大起大落,因為可以在內地保修,港版iPhone 6行貨仍然奇貨可居,而日版、加版等無鎖水貨的回收價則會低約10%-20%不等。
以最搶手的128G 金色iPhone 6 Plus為例,目前香港開出的收購價在1.8萬至2萬港元,相比8088港元的售價,轉售利潤率高達247%。
全民“黃牛”
從iPhone 4熱賣開始,香港就一直活躍著遍布各行各業的“黃牛黨”,毫不誇張的說,全民參與,人人有份。但其中炒賣的關鍵還是內地因素。
前述資深買手分析,兩地開售新iPhone的時間差至為重要。最早的iPhone 4首先是革命性新品,而且內地直至香港開賣後2個月才有售,加上產能不足,整個炒風一直從當年8月延續到次年春節。去年暑假,蘋果首次將內地加入iPhone 5的首批開售名單,導致香港失去了先機,整個炒賣期瞬間縮至2個月,到10月底,本地收購價已跌破原價,不少炒家被迫“割肉”。
今年,據21世紀經濟報導引述接近蘋果的消息人士稱,由於新版產品的入網許可證告吹,iPhone 6年內無望進入內地市場,蘋果已暫停為內地備貨。
“只要供應不出現大幅增長,這波炒風料能持續至12月。”劉志剛透露,iPhone 6 Plus由於設計問題出現大面積延遲交貨,預計要到10月才會批量付運。與其他從事手機買賣的商家類似,他預備了大量現金備戰。
每部新iPhone的收購價動輒上萬,精明的香港手機商人於是發明了期票付款。一位要求匿名的手機商透露,期票在iPhone 4時代問世,按照期限長短從3天至1個月不等,接受期票付款的炒家可以獲得2%-10%不等的收購溢價,條件是必須按照約定的期限去銀行兌現。由於炒家多使用信用卡訂購,所以只要滿足最後還款期限,也樂於接受溢價期票付款,商家則避免現金流斷裂。在蕭條的iPhone 5時代,期票一度消失。
“無論從參與炒賣的人數,還是蘋果可憐的貨源,內地需求有增無減,期票有可能再次登場。”上述手機商表示,以大型商舖最高峰時每天200部的收購量計算,二、三百萬的現金流不是小數目,算上過關和銷售回款的進度,商家寧願支付期票溢價來換取時間。

NO COMMENTS